(2019-07-14 20:24)
·

  · 加强学校网络教学环境建设,共享优质教育资源

  · 落实教师生活补助政策,均衡配置城乡教师资源

  · 学生资助政策实现应助尽助

  就 业

  · 扶持企业在贫困乡村发展一批扶贫车间,吸纳贫困家庭劳动力就近就业

  · 鼓励开发多种形式的公益岗位

  · 推进贫困县农民工创业园建设

  健 康

  · 确保每个贫困县建好1—2所县级公立医院

  · 全国963家三级医院与832个贫困县的1180家县级医院结对帮扶

  · 贫困地区每个乡镇卫生院至少设立1个全科医生特岗

  资料来源: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》

  “老覃,家里有困难,村里帮你申请低保,再考虑考虑吧。”湖南石门县重阳树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龚涛,敲开了贫困户覃元章家的门。面对第四次劝说,覃元章这回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  在湖南双峰县千金村,37岁的黄正华,正在分拣刚收来的一车废品。靠收购废品,每个月有五六千元收入。“能开起这个收购站,多亏了那3万元小额贴息贷款。”早在2016年,黄正华家就已退出贫困行列,但家中只有他一个壮劳力,靠打工养活6口人,日子还是紧巴巴。

  一个是还没脱贫的老乡,另一个则是脱贫没多久,都有自己的难处。现在,越来越多贫困县摘帽了,但并不意味着消除了全部贫困。而且已脱贫人口也可能面临返贫,更有可能出现新增的贫困人口。

  “脱贫攻坚主要政策要继续执行,做到摘帽不摘政策。”如何保持政策稳定性连续性?近日,记者走访了湖南、贵州等地的多个摘帽县。

  剩余贫困人口

  做到应扶尽扶

  石门县2017年摘帽,余下的贫困人口并不多。偌大一个重阳树村,除了一个兜底户,就剩自家没脱贫,老覃面子上有点挂不住。

  原来,几年前一场肺病,难倒了英雄汉,覃元章家成了新的建档立卡贫困户。打那时起,住院看病、孩子上学,都有补贴。村干部还给他申请了贴息小额贷款,以委托帮扶的形式,投到县里的农业投资公司里。光这一项,每年就能带来4000元分红。

  “原先贫困户能享受到的帮扶政策,要让老覃这样的家庭也全部享受。”龚涛说,县里制定有针对性的举措,对剩余贫困户进行全力帮扶。今年,老覃的媳妇干上村里新设的公益岗位,做保洁,家里每年增收3000多元。

  和老覃情况相似,贵州黔西县沙坝村的王德全,也是2017年县里摘帽后,村里为数不多的贫困户。儿子患有尿毒症,两个孙子要上学,生活有些窘迫。“正在节骨眼上,要是政策断了,家里的日子真会过不下去。”即将搬到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去,王德全担心到时找不到工作,又丢了村里的收入。

  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。为确保搬迁群众不返贫,县里明确:相关政策不因搬迁和户籍性质的改变而变化,就学、就业、低保、社保等都有配套保障。“有地就有出路,政策稳了心里才踏实。”王德全离开村子后,不但可以继续经营自己的山林耕地,村里扶贫产业分红时,他家也能有进账。

  “这跟煮饭一个道理。如果还没开锅就熄火,这饭注定煮不熟。”沙坝村脱贫攻坚大队长穆勇说,经过几年努力,还没有脱贫的老乡,其实都有各种各样的特殊困难。面对这些问题,越是难啃的“硬骨头”,对帮扶政策的需求越迫切。除了紧盯“两不愁三保障”目标,尤其要保持产业发展与贫困户的利益联结不断裂。

  已经脱贫人口

  扶上马送一程

  “给咱的一项都不少。”孩子上学、母亲患病,脱贫后的这几年,政策不变,一家人才渡过难关。后来,想在村里谋发展,缺少本金的黄正华,又从银行申请了贴息贷款,搞起废品回收。

  “全村2017年出列,政策坚决不减,要确保脱贫户能持续发展。”千金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刘昭霞说。2018年摘帽的双峰县,今年继续实行金融扶贫政策,符合创业条件的,小额贴息贷款额度最高可提到15万元。同年,湖南省出台指导意见稳定脱贫成果,要求加大产业扶贫力度,落实教育扶贫、健康扶贫和危房改造政策,加强综合保障性脱贫。

  “脱贫了并非一劳永逸,一旦政策脱节,很有可能导致快速返贫。”贵州兴仁市2017年摘帽,贫困发生率已降到标准线以下,其城北街道通过产业带动和务工引导,七成贫困户顺利脱贫。对于这部分群众,扶贫站负责人冉得兵可不敢懈怠,在充分落实规定政策的同时,还要想方设法出新招,巩固脱贫成果。



网站简介 | 版权声明 | 联系我们 | 投稿 | 友情链接 | 广告服务 | 工作邮箱 | 意见反馈 | 不良信息举报
Copyright©2006-2016 加盟热线网 . All rights reserved.
联系电话:11111111111
本网站法律顾问:
  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